<span id="00cl0"><sup id="00cl0"></sup></span>
    <legend id="00cl0"><li id="00cl0"></li></legend><span id="00cl0"></span>

      <acronym id="00cl0"></acronym>
    1. <optgroup id="00cl0"><i id="00cl0"><dfn id="00cl0"></dfn></i></optgroup>
      新聞熱線:0577-88539042    監督舉報:0577-88523479
      甌海黨務 甌海人大 甌海政務 甌海政協
      當前位置: 您當前的位置 : 甌海新聞網  ->  文化  ->  甌園  -> 正文

      壓歲錢

      來源:甌海新聞網  
      2022年01月21日

        ■翁德漢

        壓歲錢是個奇妙的事物,在人生的長卷里占了好幾個鏡頭。

        對于小孩子來說,過年就是三件事情:吃好吃的、穿新衣服、拿壓歲錢。壓歲錢妙則妙在“壓”這個字,而不是用。只要是“錢”,都能壓住歲,無所謂大小,無所謂多少。

        每年過年,我們都有壓歲錢,只是金額大小不同而已。最早的幾分幾毛,到后來的幾塊幾十塊,都能壓住歲。大有大的用法,小有小的去處,有的小孩子會急不可耐地拿去買玩具之類的東西,家長往往會說:“壓歲錢要放三天不用,要不然明年就沒壓歲錢了!庇谑切『⒆又荒軓目诖锬贸鲥X幣來看看,用手摸摸,不舍地放回去……

        其實,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末和九十年代初,物資還是很缺乏的,壓歲錢多了,也沒有地方可用。印象里,我對壓歲錢的多少毫無感覺。

        我讀師范的最后一個除夕,離十八歲成年只有一步之遙了。父親可能沒怎么有錢,我也沒有期望能獲得壓歲錢,所以不惦記,只自己讀從別人那里借來的書。年夜飯后,父親遞來一張五十元大鈔,說壓歲錢還是要的。是啊,日子只要繼續,歲還是要壓的。我也沒有狂喜,把這張五十元大鈔夾到了正在看的書了,然后繼續讀了起來。

        壓歲錢,一般是長輩給小輩的,并不是說過年了,給你幾塊錢用用,而是寓意一種祝福,相當于一個護身符,保佑孩子健康成長。我們中國歷史上曾經出現的一些傳統,在時代重壓下漸漸消失不見,但是給壓歲錢這一行為,卻堅持了下來。這不是湊巧,也不是法律規定,而是人們對美好未來的期望。曾經和一個華僑在過年時一起吃飯,他背著一個包,看見親戚家的孩子,就遞一個紅包過去,然后說:“好好讀書啊,將來考大學!庇H戚樂呵呵地接過話說:“趕緊謝謝叔叔,來年讀書拿獎狀!

        壓歲為什么用錢,而不是其他東西?在古代,錢的標志是銅板,具有辟邪的作用。在家里一些需要辟邪的地方,往往掛有銅板。當然,這也有其淵源,都和“錢”有關。而現代,人民幣更是陽剛,所向披靡。一部小說里,說一個青年道士做法事,所用的法器,就是一張張百元大鈔,一扔出去,一切邪物灰飛煙滅……

        直接拿錢,總是有點不好意思,錢幣外面的紅包也就重要了起來。

        過年時,妻子從網絡購物平臺買了一些紅包,其中兩種比較有意思。一個一看就知道是裝百元大鈔的,紅包正面空出一個人的臉部位置來。我們把紅色百元大鈔塞進去,毛主席頭像正好露在那個位置,直觀又爆眼球。另一個正面是金元寶的圖像,其中間空出格子,把百元大鈔塞進去,“100”則嵌在里面,也比較有意思。

        時代在進步,經濟在發展,紅包也一直在變化。在沒有紅包的時代,講究一些的長輩用紅色紙包壓歲錢,端端正正的;隨便一些的,就直接給紙幣了。后來,薄薄的紅紙做成的小紅包,里面可以放一張,或者兩三張紙幣。而紙幣的面額大起來了,紅包也制作得大個起來了,紙張也厚起來了,各種符合人們心思的語句也印刷上去了?梢哉f,紅包的變遷就是國民經濟的變遷史。

        兒子出生后,我的角色也變化了,以前是拿壓歲錢,現在則是給了。在他還咿呀學語時,還不知道鈔票為何物,我們就把壓歲錢放在他的兜兜里。有一年突發奇想,打算把一元以上的紙幣都準備一張,形成一套給他當壓歲錢。一元、五元、十元、二十元、五十元和一百元的紙幣倒容易取來,只是二元的紙幣就難找了。找紙幣在收藏圈是小事情,但對于我這樣游離在圈子之外的人來說,就有點麻煩了。最終,也沒能找到那張二元紙幣,我打印了一張塞進去成一套,想來也是能辟邪的。

        此后,從來沒有那么多的念頭,都直接把百元大鈔塞紅包里給他。有一天,他說我做事不公平,給他母親的壓歲紅包是八百元,而他卻只有六百元。我說八和六這兩個數字是有寓意的,媽媽的八百元,是期望她來年發大財,而他的六百元,則希望他“六六大順”。他也聽見去了,因為人總是朝著美好的未來前進。

        年前,妻子突然對我說少給兒子一些壓歲錢,因為難忽悠了。我笑了起來。的確,我們經常在網絡上看到母子關于壓歲錢歸屬的討論。

        兒子的外婆舅舅和阿姨每年都會送來壓歲錢,如今更方便了,直接微信轉賬了。對于家庭來說,這些錢是小錢,但對于孩子來說,數目就不少了。在兒子還沒注意到金錢的魔力時,以讀書、買東西給他的理由取來了。上了初中后,突然就“聰明”起來了,說這是他的壓歲錢,他的錢。他大概也意識到,這錢他保不住,說放他媽媽那里,但是必須給利息,每年計算一次……

        對于壓歲錢,我的記憶并不是遙遠的童年時期。

        在人生最無助時,過年了,我卻躲在一個角落了,拿著手機接聽各種電話。這些電話,并不是祝賀新年的到來,而是用極其不堪的言語想從我手里炸出一點錢來。一天三餐,是早早去食堂買來的肉包。人情冷暖,那段時間盡情地在我面前舞蹈。盡管咬著冰冷的肉包,但我從來不落淚,只是目光堅定地望著窗外蕭瑟的樹木。

        從某種意義上講,我對過年有一種抵觸感。

        那一年,岳母讓我們一家去瑞安過年,妻子和兒子已經提前過去。我在耗盡所有的精力后,坐著天天穿梭在溫瑞平原上的十九路公交車,一路看盡繁華,可是這和我又有什么關系呢?當我風塵仆仆地在除夕夜趕到時,岳母遞給了我一個紅包,說是給我的壓歲錢。接過來后,我悄然轉身,努力不讓眼淚掉下來。那也是我作為小輩,收到的最后一次壓歲錢了。而后,我慢慢地走出來……

      責 編:翁德漢

      監 審:吳 遠

      總監審:周樂光  


      編輯: 陳奕如  

      国产日韩综合av在线观看一区

      <span id="00cl0"><sup id="00cl0"></sup></span>
      <legend id="00cl0"><li id="00cl0"></li></legend><span id="00cl0"></span>

        <acronym id="00cl0"></acronym>
      1. <optgroup id="00cl0"><i id="00cl0"><dfn id="00cl0"></dfn></i></optgroup>